凌晨3点不回家,你是要钱?还是要命?

你有过凌晨 3 点不回家的经历吗?你见过凌晨 3 点的 CBD 吗?文章里说,“天天加班到深夜,凌晨还在忙工作,在这个社会,努力生活的人,谁不是在拼命。”

如果你身在北上广深,你是不是也见过凌晨的城市?

在一线城市,这似乎是个永恒的难题:很难在理想和现实之间寻求一个平衡,更多人是在焦虑中奋斗,奋斗的过程始终伴随着焦虑。

职场实习生因为电脑蓝屏,需要重做 80 多页的 PPT

孩子病了却依然要坚守急诊岗位的焦虑护士长

为了满足甲方需求,无暇顾及男友的客户经理

在短片里,她们在凌晨继续工作着,不分昼夜,不谈疲惫。你是否也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身上承受着太多的压力:上有老,下有小,中间有房贷车贷,生活的重担,沉重得让你无法早睡。

视频也引发了网友的热议和共鸣,大家纷纷讲述自身的经历,成年人的世界没有“容易”二字…

文章热度还未消减,人民日报随后发了另一篇文章《“凌晨三点不回家”刷屏,别矫情了!》。

晕头转向。成人的世界到底什么样?应该说每个成人的世界都不同,你有你的故事,我有我的故事。但是无论什么样的故事,都不提倡凌晨三点不回家。

小编发自肺腑的问一句:凌晨三点不回家,你是要钱还是要命?

反观我们 IT 从业者,无论身处什么岗位,都是加班的重灾区,下面让我们看来自北京晚报的夜访北京互联网公司的报道。

夜访北京互联网公司:「码农」十点下班很正常

“师傅,您在哪个门?”下楼前,马科(化名)用手机预约了一辆网约车,当他走出公司总部大门时发现,门前已云集了大量网约车。

这是晚上 10 点,和马科一样,同事们陆续奔向回家的网约车。马科是互联网企业的软件工程师,这是他每天最正常的下班时间。

夜里 11 点之后,百度科技园仍有人在加班

现状

“没有打卡制度也没有严格上下班时间”

一件足球服、一条短裤、一个电脑包,虽然也年近三十,马科还是保持着学生时代的穿搭风格,唯一的区别是,足球服是正版的,花了近 700 块钱。

“我们这行,没有不加班的,但是考虑到收入比较高,大家也就忍了。”

从入行到现在,马科换了几家公司,加班和对应的加班福利都类似。“基本都一样,大多数是弹性工作制,不打卡,只规定工作时长,也就没有严格的上下班时间。

公司不会强制要求加班,但是活干不完,谁也不会下班。当然,为了广大程序员能安心加班,像免费晚餐或餐补、打车报销或车补等等一定都是有的。”

2017 年夏天,腾讯公司曾公开回应了关于其加班文化的传言。腾讯在官方微信公众号中大方表态,公司绝大多数部门没有“打卡”制度,同时也不鼓励加班。

但是业务繁重是真的,晚上 8 点,会提供东来顺、麦当劳、稻香等餐饮服务,10 点以后打车报销。

“互联网公司的企业文化就是这样,你不加班,同事加班,领导就看在眼里,这直接关系到评级、收入。而且,我们的工作也特殊,写代码有连续性,不能随意中断。”

“回家干什么呢,我连邻居都没见过几次”

马科的家离公司不远,只有 5 公里,他单身,和另外两个同事合租了一套三居室。“他们今天更晚,我就不等他们了。”回到家,马科的习惯是玩两把游戏,在深夜 12 点前入睡。每周五天,天天如此。

他说自己没什么社交,更没有谈恋爱,甚至有点享受单身状态,除了性格使然,工作太累也是一部分原因,“平时已经很累了,周末的时间想完全留给自己,打打球、看看电影。再找女朋友,实在没精力。”

现场

跑夜班的网约车司机,是马科最熟悉的陌生人。记者发现,这并非个案,在深夜,“趴”在互联网公司门前,等着 IT 工程师们回家的人,正是这些夜班司机。

01

京东总部

坐标:亦庄

上周四晚10点20分

等候车辆:超过100辆

“最远家住昌平”

地处亦庄东区的京东总部,是唯一位于北京东南方向的互联网公司总部,而且周边没有其他大公司,所以一到深夜,就被网约车挤得水泄不通。

记者发现,这里趴活的网约车,超过了 100 辆,京东门前的经海路双方向,都停满了车。为了维持秩序,京东的保安甚至在路面指挥起了交通。

司机小潘说,附近的网约车,几乎每晚都汇集于此。“这大楼里,两万人呢,下班都挺晚的,而且人家打车报销,有地铁也不会坐。”

正说着话,小潘的电话响了,是约车的程序员。跟附近几个司机打完招呼,他就准备出发,“这单是去海淀的,京东以前在海淀办过公,所以很多员工还住那边,我拉过最远的是去昌平。”

02

阿里巴巴

北京总部

坐标:望京

上周四晚11点10分

等候车辆:约20辆

“打车软件后台结账”

位于望京的阿里巴巴总部,在 2016 年才刚启用,高 155.65 米,从五环上,就能清楚地看见大厦灯火通明。

记者到这里的时间超过了夜里 11 点,“码农”们三三两两从大厦里走出,等候网约车。

在此趴活的司机老冯透露,“加班的,打车都报销,而且不用自己结账,后台就跟我们结了。你别说,虽然下班晚吧,但人家福利确实好。”

03

腾讯

坐标:知春路

上周五晚10点35分

等候车辆:约20辆

“听说这儿活多路又远”

腾讯在北京的办公地点比较分散,其中,知春路的希格玛大厦最为知名,早年间就入选过网评“北京加班大厦”前三。

在上周五深夜,大厦依然热闹,停车场不断有出租车、网约车进进出出。一位“的姐”坐在车里听广播,手机正运行着打车软件,她告诉记者:“我是头一次来这儿,就是听人家说,一到晚上尽是活儿,而且路还都不近呢。”

04

百度大厦

坐标:上地十街

上周五晚11点15分

等候车辆:约50辆

“有些公司直接和网约车平台合作”

从知春路到上地十街的路上,虽然越来越远离城市中心区,但是车流却一点没减少,到了百度大厦门前,给记者一种来到机场候机楼的错觉。大厦灯火辉煌,出租车在门前一字排开。

司机马师傅说,他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来此趴活:“一般晚上 9 点多钟是第一个下班高峰,半夜 11 点是第二个,最晚的我拉过夜里 12 点半的。”

马师傅透露,这些打车的年轻人打车都要票报销,但也不是每个公司的员工都打出租车。“

有一回在另一个互联网公司拉了一个姑娘,人家委婉地告诉我,别再去那里趴活了,拉不着活。因为公司老板跟网约车平台有合作,只报销网约车,不报销出租车。

05

新浪网易

百度科技园

坐标:西北旺东路

上周五晚11点50分

等候车辆:约50辆

“最晚拉过三四点下班的”

西北旺东路附近集中了新浪总部、网易大厦和百度科技园,另还有在建中的腾讯北京总部。

司机赵师傅说,只要在附近,不管多晚,他都会过来看看,“看灯呗,有灯亮,就一定有人,可以等一会儿。有时候等半小时,有时候一个小时,但是活儿都是大活儿,值得。”

已经接近周五夜里 12 点,很快就要跨入周末,但透过窗户玻璃,依然能看到这几座大厦内人影晃动。

“嗨,在北京,都不容易,加班啊,是常事儿,我最晚拉过一个四点多钟下班的,天都快亮了。”

据统计,中国有 80% 的程序员经常加班:其中 45% 的人群有轻微的焦虑症,54.3% 以上有各种慢性疾病。

加班,治不了你的焦虑

互联网是一个快节奏且到处充斥着焦虑的行业,前段时间刚被《摩拜创始人套现15亿:你的同龄人,正在抛弃你》的文章在朋友圈刷屏。

仿佛我们稍微偷一下懒就会被同龄人各种抛弃,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被迫让自己忙起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放不下手机、关不掉电脑、丢不了工作......

然而,那些从白天连续工作到凌晨 3 点的工作状态真的能让你摆脱焦虑吗?

“凌晨3点不回家”不该成为生活的普遍现象,更不应该把它当成贩卖焦虑的手段。

与其在所谓的“忙碌和压力”里自我感动,不如想想如何切实保障劳动者的休息权,让每个奋斗者都能有尊严地追求梦想。成人的世界没有“容易”二字,你可以拼搏,但别拼命。

熬夜,正在一点点吞噬你的身体

中国睡眠医学协会曾发布过一份调查:90% 的年轻人猝死、脑溢血、心肌梗塞都与熬夜有关,而超过 70% 的年轻人均有熬夜习惯。

有数据显示,受熬夜等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影响,在中国每年猝死的人数大约有 55 万人,那些仗着自己年轻又有精力便任意透支身体的人,都是拿命来换的。

很多程序员以为自己正值壮年,拼一下,累一下不要紧,可却不知被劳累掏空身体的基本上都是青壮年,你们知道加班有多伤身吗?

凌晨 3 点不回家的人,最后都死了

  • 2018 年 3 月,江苏大学医学院临床医学的研二学生小顾,在医院值班近 15 小时后猝死。
  • 2018 年 1 月,重庆知名游戏圈创业者冒朝华由于工作太拼,突发脑溢血医治无效,于凌晨 4 点逝世,年仅 38 岁。
  • 2017 年 12 月,安徽省阜阳市阜南县人民医院康复科青年男护士苗腾飞在连续值班时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不幸去世,年仅 23 岁。
  • 2016 年 12 月,苏州一位 24 岁的工程师猝死,他平时不抽烟不喝酒,但加班是常态。
  • 2016 年 10 月,44 岁春雨医生创始人兼 CEO 张锐因突发心肌梗塞在北京去世。
  • 2016 年 6 月,前阿里巴巴数据技术及产品部总监在打羽毛球时猝死,年仅 34 岁。
  • 2015 年 3 月,深圳 36 岁 IT 男张斌猝死在公司租住的酒店马桶上面,当日凌晨 1 点还发出了最后一封工作邮件。
  • ···

事实上,类似的案例从来没有间断过,然而,却仍旧有大部分人因为工作等原因以明知道不健康的生活方式生活着。

YWSOS.COM 平台代运维解决方案
 评论
 发表评论
姓   名:

Powered by AKCMS